第七十九章(1 / 2)

春野列车 夏小酒 1688 字 27天前

梁浠彤没想到,他竟然还记得这件事,而且还在关键时刻,专门停下来问她。

“阿宋,”她眸光潋滟,忍不住嘟起嘴,嗓音有娇又哑:“你会不会太小心眼了。”

说着,她光洁的手臂圈住他的脖子,微微抬起身,柔嫩的樱唇朝着他的方向凑近。

陆聿珩伸手按住她的唇,目光一错不错的盯着她看,似乎执意要个答案:“那你,满意吗?”

她只觉得不上不下的浑身难受,气呼呼地咬了下他的拇指,娇嗔道:“满意,满意,行了吧!”

下一秒,梁浠彤就迎来了暴风雨般猛烈的进攻。

她就像是海面中的一艘小船,随着巨浪的起伏,时而被掀至高处,时而又被深海吞没。

翌日。

阳光穿透窗户,轻柔地洒在屋内,宽阔的大床上,尚在熟睡的两个人,总算有了动静。

陆聿珩缓缓睁眼开,看到怀里的人,眉头微微蹙起,忍不住伸手帮她抚平。

“不要了,”她嘤咛呓语,还转过身背对着他,语气有些不善:“满意,你最厉害了,行了吧?”

他从喉中溢出一声轻笑,稍微反思了下自己,但结论还是归结于她,实在是她太过诱人,才让他没办法把持住。

陆聿珩坐起身,准备起床洗漱,走到客厅时,看到餐厅中的西藏还原封不动的放在那里,根本没时间吃。

从浴室出来时,见她正坐在床上发呆,柔顺的长发如瀑布般散落在两侧。

“想什么呢?”他快步走过去,将她抱在怀里,在发顶处落下一吻:“饿不饿?要不要去吃饭东西?”

梁浠彤还真的有些饿了,经历了昨晚那场激烈的运动后,体力消耗巨大,不饿才奇怪。

她点了点头,看着他神清气爽的模样,一点都不想让他好过。

目光一转有了主意,她朝着他伸出手,娇气地说:“阿宋,我好累,你来帮我穿衣服。”

陆聿珩没有觉得这是在折腾他,反而认为是情侣之间的小情趣,乐在其中。

他从箱子里给随便拿了套衣服,先给她穿起了内衣,只是这一件,似乎和他之前脱过的不一样,扣子是系在前面的。

“怎么系不上?”他微微蹙着眉,眼神里都是疑惑,还在和内衣扣子做斗争,“这样做没错吧?”

梁浠彤见状,没好气地说:“你这是在给我穿衣服,还是在占我的便宜?”

她稍一错身,避开了他的手,自己穿上了内衣。

陆聿珩向来聪明,一学就会,看到了她的动作,知道了原理,立马探手过去,将她的内衣扣再次解开。

梁浠彤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,满脸警惕地盯着他,询问:“你要干嘛?”

“熟能生巧,”他表情未变,说的云淡风轻:“先学习一下,方便以后你再穿。”

梁浠彤顿感无语,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没有说话。

从酒店出来时,已经临近

中午,他们直接去了熟悉的八廓街,来到了那家仓央嘉措会情人的地方,玛吉阿米餐厅。

餐厅是陆聿珩选的,他难得会主动挑这些吃的东西,梁浠彤不禁在心中暗暗期待,他是不是准备了惊喜。

她特意化了个淡妆,想要把自己最好看的一面,留在他们的记忆里。

只是一顿饭吃到尾声,却什么都没有发生,甚至连他在追她时,送过的鲜花都没有。

吃过午饭,两人走出餐厅,看到朝圣者们身穿传统藏服,手持转经筒,嘴里默默念着六字真言,虔诚的走在石板路上,一步一叩。

梁浠彤试探性地问:“我们接下来去哪呢?”

“你有想去的地方吗?”他没有听出她的言外之意,一如既往的以她的喜好为先,道:“去哪里都可以,我陪着你。”

听到这话,她彻底失去了希望,说明他下午也没什么准备。

行吧。

梁浠彤神色恹恹,两人只在八廓街逛了逛,吃过晚饭,就早早的回了酒店。

不过,套房内依旧空空如也,昨夜她准备的西餐,一口没吃,已经被酒店工作人员收走了。

直至洗漱完躺到床上,发现还是什么惊喜都没有,她不禁有些失落。

梁浠彤轻咬下唇,抬眸看他,问:“我们真的要睡了?”

陆聿珩挑了挑眉,意味深长地说:“不想睡?”

“当然不是,”她读懂了他眸子里的危险,赶忙闭上眼睛,嘟囔道:“我睡着了,别跟我说话。”

她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,在心里暗暗思考,他之前说的惊喜到底是什么,不知不觉间睡了过去。

听到身侧传来均匀的呼吸声,原本闭着眼睛的男人,突然睁开,嘴角勾起淡淡的笑。

第一天,还在睡梦中的梁浠彤,早早被他叫了起来。

她看到外面的天还黑着,问:“这是要去哪里?天都还没亮。”

“扎什伦布寺,”陆聿珩伸手将她抱起来,温声道:“既然已经到了拉萨,想去看看我的战友。”

听到他说这话,梁浠彤的思绪清醒了几分,没有再多言,乖乖的起床去洗漱。

他们出发的早,天色刚刚蒙蒙亮时,车已经驶入了31